内容详情

六枝特区“两杉”的引进和发展回顾——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集(八)》

2020-03-23 17:28浏览数:261 

六枝特区“两杉”的引进和发展回顾
马颜金

“两杉”就是柳杉和水杉。这两个树种在1972年前,六枝特区是没有的。在乡土树种中,群众最喜爱者,首推秋、杉树,其次为桦木、白杨、松树。这几个树种不但生长快,而且木质细腻,树干通直,不易变形,容易加工。此外还有上百个树种,认识者呼其名,不认识者统称为杂木。过去六枝特区造林不论立地条件是否适宜,都是以杉、为主,也导致了部分地区造林的失败。
    1972年9月,经农林局领导班子同意(当时领导班子员是倪裔昌、田蓬生、马连良、廖明统),我和韩光武同志外出调种,目的地是江西的庐山和浙江的杭州。本次要调的种子除用材林外还计划调一些绿化树种。我们二人由贵阳乘火车先至重庆,再由重庆乘江轮顺江而下至九江,然后由九江乘汽车直上庐山。汽车驶入庐山后,公路曲曲折折向上延伸,两旁的柳杉树挺拔伟岸,既增加了几分凉意,同进也给秋末的庐山增添了几分秀色。庐山是我国著名的风景区之一,到了那里难免要浏觅一番。其名胜古迹,千姿百态,不能阐述。其中有一风景点叫“三宝树”,作为林业工作者且是专程外出调种的我们就不能不去拜望了。根据导游图所指的方位,我们找到了“三宝树”所在地,举目一望,原来是三栋参天大柳杉,至于它是何年何月所裁,因无介绍也无导游询间,我们也无从考究。总之三棵柳杉树气势雄伟,枝叶婆娑,我们二人上前拉手围了一下也未合围,估计最大一株胸径也在1米以上。在树下仰头而视,也不见其顶,其树形之大,树势之美堪称宝树了。由此激发了我们非引进此树种不可的决心。在庐山马回岭茶场订购了树种,其中有柳杉种50斤,我们又起程前往杭州。
    在杭州,我们主要参观了西湖园林管理处所栽培的植物,其花色品种之多,让我们大开眼界,其栽培的科学、管理的精细、认真都使我们叹为观止。在园林处我们也订购了一些花木,有君子兰、仙客来、虞美人、广玉兰等十多个品种,绝大多数都是当时六枝没有的花木品种。从林业的角度来讲,杭州之行的最大收获要算是在漫游西子湖畔时,发现有零星的水杉。“水杉”为我国古生树种,落叶乔木,属杉科。本属在中生代白亚纪和新生代,约有6-7种,而且生长相当繁茂,遍布北半球的欧亚大陆。第四纪冰川时,大多数灭绝,现仅存此一种,是我国珍贵的植物品种。该树不但生长迅速,树干通直,而且树形美观,枝叶繁茂,叶色多变,是“四旁”庭园的优良绿化树种。在杭州园林处,因只有零星分布,且该单位是以培育花卉为主,所以当时未能订到水杉树种。后在金华的江东公社购得枝条30斤,作插条用。这样就为六枝特区增加了又一个珍贵的绿化树种。
    江西与浙江之行,基本上完成了当时的领导班子交给的购种任务,而这仅仅是引种的开始。种苗购到后,在什么地方培育繁殖?如何管理?尤其是刚引进的柳杉、水杉及一些优良花木,如果不作专业管理,引种必将失败。作为一个林业技术干部和本次调种人员,为了将这件事情自始至终办好,我主动放弃机关生活,经领导同意和受人一起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于1972年10月前往锅厂林场安家落户。
    锅厂林场原是郎岱县国营第二林场,随着政策的改变,下马又上马,最后划归花德河林场,改名为锅厂工区,但人们还是习惯叫它锅厂林场。
   1972年我们到锅厂时,该场有职工16人,看管林地面积约500亩,并耕种水田6亩;农地约10亩。由于“文革”的影响,该场在林业生产上基本没有什么进展,只是看管好500亩幼林不受破坏就行了,而且护林工作主要交给一个护林员去完成,其他人员全部投入农业生产,除种好庄稼外,还种有疏菜、果木、茶叶,又养猪、喂牛。各家各户还自养鸡、鸭等。所收获的产品,在留足种子、饲料后,原则上都平均到人。每月国家按时发放工资,粮食供应、副食品供应等与国家其他单位职工同等对待,该工区虽然归属于花德河林场,但由于距场部较远,场部管理不便,很少过问工区之事。工区的工人文化素质也较低,除了每天的生产外,也不过问外界之事,与“文革”期间沸沸扬扬的阶级斗争比较起来,显得非常平静,既无当权派,也无革命派。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表面看,可说是现代的“桃花源”了。我们一家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寂静,激起了一层微波,这是为什么呢?主要原因有二:其一,工区里没有国家干部管理,而是由花德河林场场部明确一工人负责,我作为一个国家林业技术干部到工区后,毫无疑问,管理权、领导权就自然向我转移,虽然未作任何宣布和任命,实际上是夺了工区的“大权”。为此在工作中原负责人开始不但不配合,反而拉拢少数人做些小动作以泄胸中之不满。其二,既然将锅厂工区作引种试验地,势必要占用部分土地和劳动力去完成试种任务;既然是引种试验,谁也不敢保证试验一定成功,即使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也要影响工区的农副业产量,进而损害群众原有的利益。于是少数人只考虑到减少农副业收入而未考虑林业生产是否有所发展。
    在这一对矛盾中,第一个领导权转移产生的矛盾是主要的但这矛盾说不出口。第二个是生产上的矛盾,而且与群众利益紧密相连,比较好突破。于是少数工人到农林局告状,说我在锅厂破坏生产,破坏“以粮为纲”。当时,农林局的领导班子中廖明统接待了他们,问道:“老马在锅厂是怎样破坏生产,破坏以粮为纲的?你们说得具体点。”他们说:“老马到锅厂后,将好田好地毁了去育苗,减少了工区的粮食收入,这不是破坏生产,破坏以粮为纲吗?”廖明统向他们作了耐心的解释:“锅厂工区是林场不是农场,林场应该以林为主,在搞好林业的基础上发展必要的农、副业生产是应该的,将部分农地用来育苗不算是破坏生产,相反这是发展林业生产,更谈不上破坏以粮为纲。老马到锅厂去搞引种育苗是局里同意的,你们回去后,要支持他的工作,把引种工作搞好。”
    一场风波平息了,少数人改变了观念,多数人坚定了信念,锅厂的农、林生产逐步走向正规。通过全场职工一冬春的努力,到1973年3月,共育树苗3亩,其中柳杉1亩,水杉0.5亩,香楠0.5亩,其它绿化树种如旱莲、罗汉松、夹竹桃、法桐等1亩。为了使农、林生产两不误,在领导班子中初步作了分工:我主要是抓好林业生产;原工区负责同志主要抓好农业生产。全工区的劳力统一安排、统一调动,林业生产忙,统一去搞林业生产,农业生产忙,就安排去搞农业生产。通过一年的努力,农业生产没有减产,育苗工作也获得成功。在1973年育苗成功的基础上,1974年对所育树苗作进一步培育,寒来暑往,又是一年,通过除草、松土、间苗、追肥、病虫害防治等一系列精心管理,所育柳杉苗、水杉苗都达到50公分左右高,基本可以出圃作绿化用,其它树苗也是枝繁叶茂,长势良好。为了祝贺“两杉”育苗的成功,同时也为第二个孩子在锅厂的出生,我特意在锅厂院坝的路旁栽了10株柳杉、10株水杉,一样一行,以作纪念。现在这两行树木已成参天大树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培育柳杉、水杉和其它绿化树苗的同时,对我特区濒临绝种的珍贵树种一香楠,也进行了繁殖和培育。在我特区只有梭戛乡沙子河发现少数香楠,据当地群众说是由一乡绅在民国初年由外地引进。我们在七十年代初去采种时只剩下10余株树干通直、高达数丈的大树,要想上树去采种是不可能的,只能等秋季种子成熟时撒落于地后在树下拾取。种子呈橄榄形,部分种子有胚芽2个,发芽时,由种子两头出芽,发育长大后成双株树,这也许是与其它树种有很大区别的地方。现在锅厂和民山林场或许还有那批育苗遗留下来的香
    锅厂工区“两杉”引种以及绿化大苗的培育成功,为我特区企到业单位、机关、厂矿的绿化提供了优质树种。现特区政府大院内及门前的水杉、平塞镇中学校园内的水杉、林业局门前街道旁的水杉以及一些单位所栽的水杉都是由锅厂提供的。至于柳杉则更加普遍,农村中的五旁四坎、城中的街道庭院,随处都可看到。“两杉”引种成功,我在锅厂的工作也告一段落,1975年调回局机关。1975年后,每年都调柳杉种子进行培育。其育苗地点也扩大到其它镇,这段期间不论何处所育,也不论何处所栽的柳杉,都是由林业局无偿提供苗木,作为一项生产任务即“四旁绿化”来完成的。真正将柳杉作为一个重要的造林树种,进行大面积的上山造林,还是1986年以后,而且经历了一个由无意到有意,由不自觉到自觉的过程。
    1985年,国家开始发展商品经济,为了在林业上走出一条与政策相适应的路子,我到底西村与该村支书李守荣合作率先进行商品树苗培育。过去育苗由国家投资、国家调拨,或者由国家补助,社、队自育苗、自造林,执行的是封闭式的计划经济。商品苗培育,则是国家暂垫种子、肥料及少量生产款,由技术人员和农户挂钩,农户投资土地、劳力,培育出的苗木农户可自由出售,国家及挂钩人员协助调剂。种苗出售后,种子、肥料及少量生产款归还国家,挂钩科技人员作适当提成,农户收入占苗木价款的50-60%。这一举措,极大地调动了农户及科技人员的育苗积极性。从1985年培育第一批商品苗开始,育商品苗的农户逐年增加,由刚起步时的3户开始,到1995年增加到20多户;育苗面积开始由每年10余亩,增加至每年60至70亩。农良收入高的每年达七、八千元,少的也近千元。所育的柳杉树苗,除供应本特区造林绿化外,还外销安顺龙宫、贵黄公路及水城特区、钟山区等地。随着育苗面积的增加,所育苗木有些年份不能及时出售,部分农户就将一时售不出的柳杉苗移栽在空闲的土地上,有的则直接补植于自己承包的林地中。在底西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育苗地起苗时不能全部取净,每隔2米左右必须留下一株树苗让其生长,今后成林,山权归谁,林木也归谁。以上种种形式保留下来的柳杉,出乎意料的生长很快,立地条件好的地方,每年生长可达1米以上,移植5年即可封林,群众看到柳杉有如此的优越性,于是在底西村,柳杉树种逐步由绿化树种变成了造林树种。现在底西村有成林成片柳200余亩,林业已成为底西村的一项支柱产业,底西村因此评为全省林业先进村,其支书李守荣还上北京参加了林业先进单位表彰会。柳杉成为造林的当家树种仅仅出现在底西一个村,如能把它扩大到其它乡镇去,不但能增加本特区的一个优良造林树种,而且也能增加商品苗的市场销路。要想达到此目的确实不容易,首先要克服群众中只喜爱乡土树种杉、树的意识,还要让他们看到柳杉树种的优越性,才能大面积推广。此问题的解决最先在堕却乡突破。
    堕却乡是我特区少、边、贫地区,贫就贫在立地条件好,不但海拔高,气候寒冷,而且土地也相当痛薄,土壤主要是白胶泥为主的硅铝质漂白黄壤。不但农业产量上不去,是林业生产也是年年造林不见林。虽有上万亩的荒山,长期以来仍是河山依旧。1987年,为响应科技扶贫,科技人员搞承包的号召,我在林业系统率先承包了堕却乡林业开发公司,目的就是利用堕却乡的大面积荒山,发展林业生产,为堕却人民寻找一条致富之路。堕却林业开发公司在造林规划设计方面,吸取过去造林失败的教训,尽量避免用不适宜当地上山造林的树种概、杉,又照顾群众可以接受的树种马尾松、华山松,同时有意识、有计划地安排部分柳杉作造林试验。在基本一样的立地条件下,通过同样的管理方式,3年后,不同树种的生长情况不一样。少数农户不听劝阻,非要种乡土、杉(如中坝的部分地方),遭到失败,多数农民种松树其生长效果不太理想,但还能长成有用之材;而种植柳杉作试验的地方,其长势出乎意料的好,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通过实践的对比,群众认识了柳杉,开始喜爱柳杉了。堕却乡的造林树种也开始大规模选择柳杉。现在柳杉在堕却乡已安家落户,倍受青睐,成为人人喜爱的树种。
    柳杉在贫瘠高寒的堕却乡都能作为一个造林树种大面积上山造林,而且长势良好,在其它自然条件更好的乡镇,其长势肯定会更胜一筹。堕却乡和底西村柳杉苗的大面积培育,对育苗户,对挂钩的业务人员,对林业局的工作开展都有好处。1993年后,柳杉这一树种在特区范围内蓬勃发展,大批量地涌向荒山。据初步统计,1995-1997年3年内,每年上山造林的柳杉树苗达300万株,每年约造柳杉林近万亩。至此,柳杉作为我特区引进的新树种,通过20多年漫长而曲折的历程,终于得到肯定和全面推广。
    至于水杉引种栽植,基本上也是成功的。在六枝特区也是适合生长的,只因其繁殖方式主要是以插为主,培育速度要缓慢一些,尚未在全特区推广。但我区已有此树的种源,希望林业战线的后起之秀进一步努力,使水杉这一珍贵品种在现有基础上得到更快更好的发展。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