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忆六枝县牲畜良种改良配种站——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集(八)》

2020-01-20 11:50浏览数:383 

忆六枝县牲畜良种改良配种站——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集(八)》


罗昌林

六十年代初,随着国民经济的复苏,人民对肉食品需求日趋迫切,特别是六枝煤矿上马,煤矿工人云涌六枝,参加煤矿大会战,需要更多的肉食品供应。因此,1962年8月,六枝县委、县人委决定建立六枝县牲畜良种改良配种站,开展牲畜品种改良,以提高牲畜的质量和产量,满足人民生活的需要。
    六枝县牲畜良种改良配种站(以下简称配种站),站址设在营盘乡后渔塘村原六枝市奶牛场内(该场下马时,只留下一栋木石结构的12间瓦房牛圈和一片迁了墓的坟山,圈房是个大敞间,中间没有装修和围隔)。职工大部分是从郎岱伐木场调来的。他们有彭应华、杨正文、施宗才、黄绍明、陈发文、黄丙清、杨正友,另外还分来退伍军人曹光明,招收了有养马经验的卢廷芳,加上我(农业局安排我去负责),一共10人。后期因调出部分人员,又调进了曹天祥、李昌。初建站时,大部份职工认为“牲畜配种是和尚和寡公干的事”,未结婚的职工怕因此找不到对象,结了婚的也怕人家嘲笑是“掌杠的”,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加上站址偏僻,生活条件差,因而,普遍不安心配种站工作。为了打开困难局面,我们遵照农业局领导的意见,在职工中认真组织学习毛泽东同志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等光辉著作,开展学习雷锋活动,使全体职工懂得干任何工作都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需要。通过加强思想教育,在职工中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技术干部既参加管理和从事技术工作,又参加生产劳动,和职工生活、工作在一起,言传身教,使职工逐渐安下心来,为业务的开展打下了思想基础。全站职工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办了两桩事。一是维修圈房和宿舍;二是将坟山开成梯田、梯地。圈房和宿舍的维修,全站职工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从坟山上抬石头,自己烧石灰,将一栋牛圈的三分之二(8间)隔成16间圈舍,中间为走道,两边各有8小间,分别作为猪圈、牛圈、马圈、鸡舍;其余三分之一(4间),两边用竹子打篱笆涂上灰砂,共隔了6间,中间为走道,其中住房5间,饲料保管室一间。其余未隔的2间作为厨房和饲料调制室。厨房既是饲料配制的地方,又餐厅、会议室和会客室。坟山土坡共开垦出梯地5亩、梯田3亩。梯地上种植玉米和蔬菜。棒瓜、南瓜、红营藤、牛皮。莲花菜等蔬莱基本做到自给。梯田稻麦两热,弥补了当时职工的口粮不足。
    在维修好圈舍后,1962年底,我们先后从贵阳种猪场等地引进了外国良种猪苏白猪、约克猪,以及省内良种关岭猪。同时引进卡巴金种马2匹、荷兰种公牛2头,引进来航鸡、澳洲黑、卢花鸡3个品种的种鸡。

牲畜改良,在六枝当时属首次。牛、马的杂交改良,鸡的良种推广,比较容易被群众接受,而生猪的改良工作却遇到了重重困难。

卡巴金种马与本地马改良,我们先后在落别凉水井乡骂冗村、凉水井村及堕却乡凤凰村蹲点配种,边宣传边与农户签订配种合同。荷兰种公牛主要安排在后渔塘村配种。1964年至1966年,卡巴金种马共配种430匹,荷兰种公牛在后渔塘村配种62头,初步被群众所接受。后因为“文革”开始,这一工作被迫中断了。
    外地良种鸡的推广,配种站利用简易养鸡场饲养种鸡,向群众提供良种鸡种蛋,用本地母鸡孵化,是我们推广的主要办法。开始是特区机关职工带头养殖,然后逐渐辐射到乡村。当时去后渔塘买种蛋的人络绎不绝。在我的印象中,当时的夏洪波副县长、屈新田部长、武之振部长、刘海燕局长、田庆云局长等经常托我给他们买种蛋。在当地饲养条件下,当时来航鸡年均产蛋250枚以上,比本地母鸡要多产130枚,澳洲黑、卢花鸡既产蛋多,个头又大,远远优于本地鸡,很快被群众所接受。我们每年出售种蛋2.5万枚。
    猪的改良工作却十分艰巨。配种站饲养的本地种公猪每天应接不暇,而外国良种公猪,不管怎样宣传,群众死不接受,他们普遍存在“三怕”:一是外国种猪嘴巴撬,不爱吃食;二是外国种猪肚子杠,不坐油(当时群众以猪油为主要食用油);三怕外国良种猪长得样子丑,卖不出去。如何打开外国良种猪配种改良的局面,成为全站职工棘手的难题。说来也巧,有一回农户吃猪来配种,本地公猪配种后,突然苏白公猪跳墙而出追赶母猪配种。这件意想不到的事启发了我们,从此,负责配种的职工有了办法,即在安排本地公猪配种后,悄悄地将外国良种公猪放出去配种,来个双重配种,而配种费又不多收,养母猪户无可奈何。半年后“双重”配种的母猪产下的仔猪有了明显的差异,花仔猪(杂交仔猪)要比黑仔猪(未杂交的仔猪)双月体重多30—40%,同时,杂交仔猪毛光水滑的,综合了双亲的优点,模样并不比不杂交的差。杂交猪耐粗肯食,肯长,随之逐步被群众所认可。与此同时,配种站利用本地母猪开展经济杂交,所产杂交仔猪全部搞育肥试验,作为经济杂交的样板。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年后(即1964年上半年),外国良种公猪与本地母猪的经济杂交改良工作打开了局面,开始受到附近乡村群众的欢迎,主动要求用苏白猪、约克猪配种的养猪户越来越多。
    在搞好杂交改良示范的同时,配种站还在科学饲养方面进行示范,如改深圈为平圈,改部分熟食为生食,改吊架子为直线育肥,改单一饲料为混合饲料,采取综合防疫措施等,对附近农家养猪都起到了示范作用。特别是牲畜防疫注射,六十年代初便被后渔塘村群众所接受,他们经常上门邀请我们给他们的牲畜打防疫针和治病。为了感谢我们,村民杀年猪时,都要邀请我们去吃年饭。同时,村民们还把站里8亩地上的农活完全包下了。4队队长蔡正熙总是先将配种站的农活搞完才搞他们队里的。
    六枝县牲畜良种改良配种站从1962年8月建站以来,改良猪、牛、马,推广良种鸡,提供科学饲养示范都取得了定的成绩,特别是生猪经济杂交方面,还名列地区前茅。1964年,我们在母配种户的配合下,对猪的经济杂交进行了调查,写了《六县生经济杂交效果调查》,被当年(安顺农业》杂志登载。六枝县生猪改良工作远远走在安顺地区前列,先后受到省农业厅、安顺地区农业局领导的赞誉。杂交猪的产仔数、双月体重、生长发育日增重、屠宰率和肉的质量都远远优于本地猪。到1964年底,在原营盘、六枝、渔塘、凉水井、大用等5个乡23个村得到全面推广,配种站全年配种母猪1700头次。营盘、六枝、大用3个市场上市杂交猪已占上市猪的70%。同时,通过配种站生猪杂交改良效果的辐射,各区、乡外国种猪改良配种站像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当时岩脚区农推站的陈永华同志,新华区农推站的全开政同志,落别区农推站张金泉同志,郎岱区农推站的龙元光同志等以生产队养猪场为基础建立的配种点,在外国种公猪的配种工作中做出了出色的成绩。1966年初,全县除新场区(规划为本地猪保种区)外,基本上实现了生猪经济杂交改良。1968年初,根据全县生猪改良的需要,由农业部门和食品部门配合,从上海引进首批长白种猪,在配种站和一些区乡配种繁殖。从此,全县生猪经济杂交改良由肉脂兼用型的苏白猪、约克猪转向瘦肉型的长白猪。随着生猪良种繁殖体系的建立,全县养猪业基本实现了“三化”(即种公猪良种化、母猪本地化、肥猪杂交化),大大提高了全县猪肉的产量和质量,开创了六枝生猪生产的新局面。
    后来,六枝县配种站由于圈舍和场地的限制,1968年12月,搬迁到郎岱,改名为六枝县种畜场,由配种改良转向繁殖良种牲畜,成为全县种畜繁殖基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