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激战甘打城——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集(七)》

2018-12-28 10:56浏览数:506 

激战甘打城

江洪武口述  刘成城整理

   1959年,我刚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久,西藏便发生了反革命武装版乱。国防部决定从全国各大军区抽调部队入藏平叛,部队根据国防部一定要团结全国各族人民的指示精神,决定不先打第一枪。

   3月19日晚,我所在的昆明军区42师126团接到命令入藏参加平叛。在团长郭成义、政委冯治国的率领下,我们从云南剑川乘汽车出发。经过三天三夜的急行军,到达了云南与西藏交界处的德钦县城。部队正准备停下来休息,忽然接到上级命令,继续往北走,越过两省边界,进入西藏境内。一进西藏,天气便越来越冷,离敌占区越来越近。为防被敌人发现,我们便下车步行,白天钻进大森林里休息,晚上才开始急行军。

   进入森林里时,里面雾蒙蒙的,自天也不见天,无法判断时间和方向,只有等团长传来前进的命令,我们才跟着大部队行进。

   就这样,我们白天进入森林休息晚上行军。三天后才赶到敌人固守的苏河寺、甘打寺、拉祐寺一带。

   为便于统一行动,上级把当地驻防的公安一团配备给我们126团,直接受126团指挥。实际上,公安一团的兵力只相当于一个营。于是,我们126团就有了四个营的兵力。

   敌占区周围大多是森林,苏河寺、甘打寺、拉祐寺地形属高山峡谷地带,著名的澜沧江把苏河、甘打分在右边,拉祐寺则在左边。根据侦察员侦察到的情况,团指挥部制定了作战计划:一营攻打苏河寺,我所在的二营攻打甘打寺,公安一团攻打拉祐寺,三营作为团的机动营,随时接应各营。

   我们二营的编制是三个连,即四连、五连、六连。六连是我所在的连,连长叫梁实贵,山东人,指导员是薛玉成。六连下辖三个排,一排排长刘长生,二排排长张衍升,三排排长赫光池,我则在机枪班当班长。

   接受任务后,借助夜幕的掩护,我们二营半夜一点钟左右就悄悄把敌人控制的甘打寺包围住了,只等天亮就开始进攻。可是我们构筑工事时被敌人发现了。敌人便惊慌喊叫着向我们乱开枪,打伤了我们营二排三班的一个战士,班长也牺牲了。我们非常气愤,马上组织火力进行反攻。由于敌人把墙涂成白色,与雪一模一样,我们在黑夜中很难分辨。尖兵班刚冲到城墙下,就被碉堡里的敌人发觉,枪弹象雨一样泻下来,我们攻不上去,不得不撤回到森林里重新部署。

   可是,我们所处的这片森林与城墙之间隔着一片开阔地,白天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遮挡,我们只好在森林中构筑掩体。

   进攻受挫后,营首长便重新考虑进攻方案。我们六连作为主攻连,连长马上组织了一个爆破组,命令我带机枪班掩护政城。营指挥部立即向总指挥部报告了这一方案。总指挥部下令说,先对敌人展开政治攻势,叫他们投降,保障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便通过藏语翻译喊话:“藏胞们,你们投降吧,我们欢迎你们。”可是他们不但不投降,反而把红旗高高升起来,表示他们要顽抗到底。

 营长见敌人如此顽固,又向总指挥部请示怎么办。总指挥部马上下令,敌人不投降就打。于是,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聚歼叛匪的战斗打响了。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爆破组迅速越过开阔地,炸毁城墙,冲进城内。我连便紧紧跟着冲进了甘打城。这时五连也跟在六连后面一起往城里冲。敌人眼看大势已去,便放弃城池,纷纷向南门逃窜。我们便分成三股追击逃窜之敌。敌人一到南门,马上遭到预先埋伏在城外的四连轻重机枪、长短枪交叉火力的射击,直打得敌人喊爹叫娘。这一战,甘打城内的460多名敌人除一人被生俘12人受伤外,其余全部被歼。

   战斗结束后,我们在城里休整了七天,便接到国防部命令,继续往南搜剿敌人。此时敌人已经没有大规模的组织抵抗了。可是,我们从南面剿,敌人就往北面跑,我们从北面剿,敌人就往南面撤,如果我们两面夹击,狡猾的敌人就在中间地带东躲西藏。

   针对这种情况,平叛副总指挥成都军区黄副司令员便发报向国防部请示。

   国防部马上派遣一个装甲团从北京进入西藏,专门负责从拉萨到昌都这一地带的武装巡逻。装甲团一到,便不分昼夜地在这一地带追击敌人,使敌人无处躲藏。找到一股敌人就先进行政治宣传,如果他们不放下手中武器,我们便就地聚歼。这样边平叛边改革,直到土改工作队进藏巩固这些地区,我们才撒出了西藏。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