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边胞游击队——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集(七)》

2018-12-21 08:57浏览数:489 

边胞游击队

艾永沧口述  刘成学整理

  我是岩脚街上人。1945年在郎岱县(今六枝特区)最边远的高石坎保国民学校教书,接触了织金、纳雍、水城、郎岱等四县交界处的一些苗族同胞。海子阳长木梳地的何占成、高石坎的杨正安、铁盖梁子的安云富、岩脚蜂子岩的杨少成、纳雍百兴水头寨的何凤朝等同我关系最好。由于不堪忍受国民党和当地土司对苗家的双重压迫,我便同他们在水头寨杨正安家喝了鸡血酒,利用酒会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残暴统治。1946年,我在安顺认识了由解放区回贵州进行地下工作的罗朝良同志,并参加了他领导的地下革命组织。他听说我在高石坎的情况后,便写了一首长诗《可爱的家园》要我带回去念给苗族同胞听,以便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1948年夏天,地下党员刘安民从罗盘区回来传达了上级的有关指示,要求各地组织地下武装。我便去找何凤朝,要他同杨正安一道去串联亲朋好友,准备成立苗家游击队。很快,他们在纳雍的白泥屯、海座、水城的猴儿关、郎岱的铁盖梁子等地联系了几十个人,并商定以铁盖梁子为主要活动地点,因该处四县相邻,山高林密,苗族群众基础好。1949年3月,地下党两次派我和杨汝俊去郎岱长岭岗参加攻打郎岱城的会议,我便带上杨少成等七八个苗族战士和郎水纳边区游击队一起行动。但才走到距郎岱城40华里的二塘时便得到了攻城失败的消息,于是我们便分散活动了。几经辗转,我到云南保山游击队去当了一名战士。同年9月,罗盘区独立支队副政委段一芳奉党的指示找到我,要我回贵州组织武装斗争。我便绕道回来找到了杨正安、杨海昌等人。通过他们的串联,9月底我们便在郎岱县黑塘乡尿贡村成立了“苗家游击队”。这支队伍虽然只有二三十人,但非常齐心,打仗十分勇敢,有事时只要喊一声,很快就会传拢六七十人。9月27日,我们得到消息,距尿贡20来里远的乡公所所在地付家寨守备不严,我们便决定先打下付家寨,筹集一批枪支和粮食。派人侦察好后我们在一个早上突然围住了乡公所,双方相持到傍晚,乡长怕我们晚上发起猛攻,便主动交了14支步枪,然后乘黑夜用索子吊下楼房逃跑了。我们进去后只缴得一匹大白马。第二天,我们在那里为8月间被国民党郎岱县长钱文蔚杀害的罗朝良同志开了追悼会。十多天后,听说国民党部队要从安顺上水城,我们便去新店坡打埋伏。由于敌众我寡,我们只好迅速撤出战斗。过了不几天,国民党保安团的王孝传部从水城开回岩脚,途经黑塘纸厂垭口时,我们又去打他的埋伏。谁知刚缴得步枪4支,马两匹,大批保安团兵便扑了上来,我们只好边打边撤回尿贡去。由于苗家游击队常在黑塘一带活动,因而产生了一些影响。一天,驻扎在岩峰村的20多个保安团兵由于受不了上司的虐待,便在一个班长的带领下前来投奔我们。由于事先没有联系,我们便去岩峰垭口堵截他们。他们喊话我们也不相信。当追击的保安团来到时,他们两头受堵,全被捉了回去,有两个主谋者当时便被杀害了。1950年初,郎岱已和平解放,上级便命令苗家游击队进驻岩脚,编为王永武同志领导的郎纳水边区游击队的一个中队,我仍为负责人。3月30日,上级命令我带苗家中队为解放军带路追剿匪首罗湘培。为便于联系,当时的区委书记万清洁同志便把苗家中队改为“边胞队”。同年5月23日,数千名土匪突然包围了岩脚,我们边胞队奉令坚守袁家小碉和公稠。我派杨正安、何占成等人去守公碉,其他人随我守袁家小碉。坚持到下午5点,敌人冲进了街,放火烧了碉下的民房。我们在碉里被呛得眼晴都睁不开。正在危急之时,万清洁书记派田应贤、蔡士贤、余士洪等同志冒着弹雨冲到碉下搭起楼梯接出了我们。战斗坚持到傍晚,土匪越来越多。这时,区委得到可靠情报,敌人正源源不断地开来,妄想一口吃掉岩脚区公所和郎纳水边区游击队。于是,万清洁书记当机立断,决定连夜撤走。他便叫人通知我,要边胞队的战士杨亮成去接受一个艰巨任务。杨亮成去后,万书记对他说:“今天晚上我们准备撤离岩脚,你没穿军装,用不着化装打扮。我写个条子给你,趁天黑你赶快冲出岩脚去,碰上大军就拿我的条子给他们看,碰上六枝的杨惠亭同志也可拿给他看,碰上其他人就说什么也不知道。”杨亮成接受任务后,把条子裹成筒放进竹棍的下端,往地上戳了戳让泥巴封住口后,便交枪上路了。后来我们捉到当时在场的土匪才知道,杨亮成摸出岩脚后才走出十多里路,便在分水牌碰到了大土匪严家荣的小队长廖云武等。廖匪见杨亮成是苗家打扮,便说苗子都是共产党的游击队。但审问时却一问三不知,廖匪气得夺过杨亮成的竹棍就猛打。当把竹棍打破发现万书记写的信后,廖就割下了杨亮成的舌头,然后用匕首把杨亮成捅死了。我们去找到他的尸体后,才叫苗胞们抬回蜂子岩去安葬了。当时,万书记还亲自带队送去了一块光荣匾。

  冲出包围圈不久,一天,我们从郎岱县城赶回岩脚,中午走到离岩脚十多里远的锅厂时,突然同土匪金大成遭遇了,双方便打了起来。何凤朝见锅厂对面山上是金匪的步哨,便带何兴祥等人冲了上去,我则带人往林场方向堵截。此时突然下起了大雨,双方刚打了十多分钟,几面山上突然喊声大起:“围住共匪,围住共匪!”由于土匪较多,我们便趁雨大退回锅厂来守王家石碉。清点人数时,26人少了负责背盐巴的张树成父子,因石碉是草顶,不宜固守,我便带队绕路从卜底方向回到了岩脚。一星期后,张树成父子才找回岩脚来。原来那天雨大土匪多,他们父子俩为使盐巴既不被雨淋化又不让土匪抢去,敌人追上来时便藏了起来,谁知却找不到我们了。后来打听清楚我们又回到岩脚,才把25斤盐巴一钱不少地背来交给部队,在那斗米斤盐的年代里,我们苗家游击队的战士真是太忠心了。

  大股土匪被消灭后,需要一批地方人员参加土改,我们苗家游击队的战士便奉上级指示除少数人继续留队后来又加入志愿军进入朝鲜作战外,其余的都回乡参加土改去了。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