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遗恨龙井边——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集(五)》

2018-09-30 15:26浏览数:372 

遗恨龙井边

(李国清讲述)

    李南清、杨光云被胡朝华杀死的第二天,赵章派人到老院子对我大哥李成龙说:“李南清和杨光云已着胡朝华杀死了,叫你们快去收尸。”

     我大哥听后不相信,便问:“他们昨个死的?”

       来人说:“胡朝华用马刀砍死的。”

     我大哥为了弄清情况,便对我说:“兄弟,你去高石坎踩一趟水(侦察),既然赵章到了高石坎,可能凶多吉少,你要放灵活点。”

     我说:“我会见机行事的。”便同来人去了高石坎。

       到了高右坎,我在小屯上见了赵章。

       我问:“县长,不晓得李南清犯了哪样法,被胡朝华杀

    赵章说:“李南清犯了哪样法你们都不晓得?他偷人抢人,这样的人不杀留来做哪样?”

       我说:“他和我是一块长大的,我晓得他不会偷人抢人的。”

    赵章笑了笑说:“我叫你们‘齐心会’来抬尸体,你们昨不多来几个人?”

      我说:“既然人已死了,那我看他一眼,好回去给大家。”

      赵章说:“看一下可以,但要赶快叫人来抬去埋。要是不抬去埋,烂臭了我就要叫人拖出去喂狗。”

  我便随一个保警兵去看了李南清和杨光云的尸体,证实确有此事后,便连夜回到乌柳,把情况向我大哥李成龙讲了。

   我大哥李成龙听说李南清和杨光云真的被胡朝华杀死后,便对“齐心会”的人说:“李南清、杨光云被胡朝华杀死了,看在他俩曾经和我们大家一起估过款、抗过兵的面上,我们凑点钱买两口棺材去把他们俩埋了。杨中队长已死,没有人示头,就由我来暂时负责一下吧!”大家部赞成我大哥的话,便凑了点钱,叫我去买棺材来。

   我买好棺材后,我大哥便叫人去通知附近“齐心会”的人到黑摸集中,准备第二天背植材到高石坎去。

   第二天一早,我大哥从乌柳几个分队中约得二十几个人。大家吃了点早早饭后,便背上宿材出发了。

     我们出黑摸察子才走了里把路,就到了几边是山、中间有块大地的龙井边。当我们全部下到龙井边时,突然听到山上有人喊:“背棺材的人站住。”

   我们站住一看,四面山上已围满了保警兵.赵章站在一个小山证口上说:“你们“齐心会’今天跑不脱了,赶快跪下,免得挨打。”

     我大哥一看四面山上都是保警兵,晓得中了赵章的奸计,便拍了胸口三巴掌说:“弟兄们,是我李成龙害了你们呀!你们都不要动,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因为我们大家都没有带武器,硬拼只有死路一条,只好听他的。

  保警兵们便从几面山上下来,把我们二十几个人掘了起来

  我们被捆好以后,赵章才下山来对我大哥说:“李成龙,你们‘齐心会’估款抗兵两年了。这两年,你们乌柳一点次都不交,一个兵都不去,今年的兵就全由你们去抵。”

  他说完以后,就把几个年纪稍大的人放了,然后押着我们16个年轻的到了付家寨(现新场)。

  我们16人被押到付家寨的碉里关了两天,后来经人从中说情,我二哥李云清等6人又被放回了乌柳。

  到了第四天,我大哥李成龙一个人就被押到了郎岱去了。他在郎岱县政府的监狱里被关了两年后又押回付家寨碉里关了四个多月才得回家。

  我大哥李成龙被押走的第二天,我们9人又被押到岩脚区公所关了两天。在岩脚被强行剃头后又被保警兵押到郎岱县政府住了一天。然后就和其他地方被抓来的人一齐被送到安顺去训练,在安顺东门外训练了一个月后,过了年,祝占彪、祝亮成、杨祖送等5人就被分到了国民党96军,但不知开往什么地方了,直到如今一个都没有回来。

  我(化名王邦云)、杨小开、杨少清、杨国海等4人则被分到国民党98军开往湖南去。半年后,杨国海因开小差被抓回来打死,杨小开和杨少清则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直到如今一点音信都没有。

  我在国民党98军呆了8年后,于民国37年6月间趁上街买菜的机会,从湖南酸陵县逃回来。可是走到贵州黄平县街上又被抓了回去。

    我被抓回部队后,连长问我还要跑不跑,我说不跑了,他就没有打我,也没有受哪祥处罚。于是我就在那里待到部队被解放。解放后,我在湖南成了家,直到1970年8月才回至别了30年的家乡乌柳来。

后记:

       1989年腊月底,受六枝特区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的委托,在乌柳乡乡长杨朝华同志和新场中学初三学生杨林的帮助下,我去乌柳各村寨走访了一些知情老人,在谭明达、陈光助所收集的资料基础上,又得到了许多有关齐心会的资料,现整理出来,敬请有关人士批评、斧正。同时对帮助和向我提供资料的各位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QQ截图20181008154659.pngQQ截图2.pngQQ截图3.png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