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详情

我参加杂交包谷繁制、示范、推广的经过选自——《六枝文史资料选辑(八)》

2020-07-03 13:56浏览数:274 

我参加杂交包谷繁制、示范、推广的经过

张大明

六枝特区是一个地多田少的山区,旱地粮食单产长期在200斤左右徘徊,制约了我区粮食生产的发展。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走良种化道路,辅之以培育地力、合理密植、增施肥料、加强田间管理等科学手段,也就是说,旱地须走杂交良种化这条捷径。1971年,特区农业局蒋荣华同志参加全省组织的育种队,赴海南繁殖当时全国推广的新单一号亲本525、517。1972年,我参加由六盘水市农业局局长周绍邦带队的六盘水市育种队赴海南三亚县羊栏公社新村大队繁制单一号。在炎热的环境下,我区8名“南繁”队员不辞辛苦,克服各种困难,完成了60亩繁制任务,共收新单一号杂交种和亲本2000多斤,运回六枝,供特区1973年推广种植。
    1973年全特区制种311亩,推广618亩,打开了我区旱地种植杂交包谷的局面。在此基础上,1974年又引进了郑单号、黔单号作试验示范。全区在低热、半山、高山地区搞10片示范点。低热和半山地方搞春播和夏播。10片示范点主要分布在三条干线上。郎岱方向:主要分布在二塘公社的桥梁堡地坝、郎岱车站下面的地坝和反修大队、中的低热地方。新华方向:主要分布在冷坝垭口、鼠场街口、云丰大队。新场方向:主要分布在新场街口、岩脚的前坡坝子。另外还在
枝、青龙的加油站、落别的小禹王设了示范点。播种前,在郎岱召开了有关公社领导、生产队长和技术人员培训会。会议由特区农林局局长倪昌主持。我主讲《如何种好杂交包谷》的技术问题,使杂交包谷的繁殖、制种技术在全特区较大范围内得到应用。但这年在杂交包谷繁殖、制种上也存在着问题,主要是在指导思想上。当时,想在全特区范围内把地杂交包谷化的路走得更快一些,要求乡乡制种。这样一来,制种面宽、分散、技术力量跟不上,只有我一个人,每天步行60-80里路指导全特区这么宽的制种、繁殖地。关键时刻,就是会飞也来不及指导。通过检查,查出了问题:一是隔离区处理不好,有的根本不能隔离,有的是隔离不了;二是去雄不及时或没有去雄;三是有的制种点出现花期不遇。结果全特区450亩制种,140亩繁殖基本上失败。大部分种子不能用,直接影响了第二年杂交包谷繁别、推广步伐。
    八十年代初,接受74年的教训,对杂交包谷的繁殖、制种、示范、推广采取了相应的改进措施。首先是繁殖、·制种的地块相对集中连片,面积逐年增加。先抓好新华、龙场片制种点,集中人力、物力和技术力量搞好鼠场的大窝冲,新华的大渡口、相刘坝,梭戛的中寨垭口、罗勤口地,龙场的鱼塘坡等几个制种点。派专人长期吃住在点上,作技术指导。特区种子公司的方国平同志主抓该片区的工作,我经常巡回检查指导,确保种子质量和产量。然后再通过实地考察,向外扩展了落别的索考、木岗的抵岗、店子的联盟、岩脚的羊昌、新场的石牛角和乌柳、牛场的小顶顶、冷坝的大弯新寒等几处示范点。繁殖制种面积逐年扩大,到1983年已达到了1200亩,种子产量也逐年增加,达到了10余万斤,主要杂交组合是“单四号”、“兴义一号”和少量的顶交种。其次是抓品比试验,选出适合特区种植的当家杂交结合,确定主攻方向。1975年,我到岩脚区羊场公社西龙六队蹲点,专抓此项工作。在点上种植“关岭花山”、“自330”、“青杆”、“武105”等73个自交系。对其进行生长、发育、变化的观察登记,利用这些自交系侧配了40个杂交组合。还种了黔单号、郑单号、新单号等18个引进的杂交组合品种,进行品比试验。在西龙二队同样也种植了这18个杂交组合品种。在前坡三队种植了黔单号和本地白马芽、黔单号和普照包谷,进行品比试验。在羊昌二队繁殖自交系。品比试验的结果,最高的黔单号单产877斤,其次是郑单号单产806斤。对照种的本地白马芽单产714斤。后来又多次在龙场、落别、郎岱、岩分别进行不同地力,不同海拔的品比试验,在此基础上参入兴义一号,结果,黔单四号(关岭花山×自330)仍然表现好,适应性强,单产较高。其次是兴义一号。郑单号由于两个自交系都是北方的,适应不了,抗病力差,垮了下来。有了第一手资料,我们就主攻黔单四号的亲本繁殖和制种,配套发展兴义一号,辅之配制少量的顶交种(白马芽×自330、白马芽×获白),直到1984年我区种植的杂交包谷主要还是黔单四号。   再次是抓示范典型,扩大影响面。要实现全特区早地杂交良种化目标,光用行政命令和号召是不行的,必须要靠典型引路,让基层干部和农民亲自看到实惠,他们才会口服心服,才会有种植杂交包谷的积极性。于是,我和熊灿文在抵簸公社的斗缝山连续几年搞了上百亩的杂交包谷示范点,采取开现场会等形式进行宣传,以影响落别、木岗、抵簸片,在全特区也产生了影响,甚至还影响到普定的化处、马关,镇宁的丁旗等地。我和方国平在龙场沙坝、老马的云盘大坡也搞了成片的杂交包谷示范,以影响新华、梭戛、龙场、岩脚片区,也使普定的马场、织金的白泥等地受到影响。打开了我区自制杂交包谷推广的范围界线。到1984年,全特区种植杂交包谷近10万亩。   最后是不辞辛苦销售种子,使种子公司在种子经营上不但不亏,反而有盈。我们在8个区分别设立了销售点,由各区种子员负责销售,方便了广大购种农户,使杂交良种普及全特区乡镇村寨,保证了播种面积。当然,搞好种子销售,促进全区杂交良种的推广,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可是,要扩大销售面,减少库存积压,还要走出特区大门,向外寻找销路。1979年我和熊灿文、王泽政用市公司的车子拉起杂交包谷到定县的城关、马关两区销售,采取以包谷换种,或现钱购买的方式,方便农户。白天拉起种子走村窜寨,边宣传边销,晚上就睡在车上守种子。另外,逢赶马场天,我们就拉子到马场街上设摊销售。由于我们采取了这些办法,杂交包谷不但在我区各地扎根,而且在外县也产生了一定影响,改变了过去靠行政命令推行杂交良种的被动局面。农户们自觉自愿到公司或销售点买种。普定县在我区工厂的工人怕买不到,还托熟人到公司说情买种。每年公司制出来的种子基本上都能售完。仅从1984年看,特区范围内销售杂交包谷种42980斤,销往普定、镇宁、开阳等县30000斤。改变了杂交包谷销售疲软的局面,公司的盈利也在逐年增加。截止1984年,公司已累计盈利10万余元。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回到顶部